文化艺术

新居寻宝(上)

来源:未知 阅读: 2016-06-14 16:25 我要评论




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魔鬼,就看有没有释放出来;每个人的心里又都有一尊佛陀……

故事发生在2013年秋天, 我搬进马里兰的居所,被半杯文友谐称为“县北法院一号”的新家大约两周之后。前房主是一对从事教育工作的美国老夫妇。他们自1979年搬进这所建造于1967年的老宅子,在这里抚养大了一对儿女,如今儿女皆在外州成家立业,事业有成。老夫妇年纪已大,在附近买了老年公寓以后,便开始挂牌卖房。 在我们买房期间,由于双方礼让,居然交上了朋友。 听说我有一个需要特殊教育的女儿,以前在附近高中当校长的老太太提出如果开学时因房子未及过户而入学有困难的话,她可以跟学校的老师沟通。 他们还专门买来了一个小女孩的塑像,立在入门处的花坛里,迎接妞妞的到来。 

我们在转户时发现他们没有完全按照协约将需要修理的地方整修。 律师非常紧张,怕我们拒绝签字(他们见多了这种事)。 于是立刻叫我们出去,给了我们一小笔钱作为补偿,力劝我们不予追究。 我本来考虑到老夫妇已经筋疲力竭,本无追究之念,而且也不是要命的问题,不期得到这笔小小的"赏金",焉有拒绝之理? 于是大家皆大欢喜,拥抱握手,签字划押,锤落成交。

初进县北法院一号,千头万绪,日理万机,没功夫注意到细节。 然而随着尘埃逐渐落定,我们开始不断有所发现。 有一天儿子在他房间壁橱的顶端发现了一个骨雕的烟斗; 再过两天我老公又在厨房大理石台板下发现了放在夹缝里的两块很新的大切菜板。 我们拍了照,电邮给老夫妇看,并准备把东西寄给他们。老太太回信说,所有我们在房子里找到的东西, 如没保存价值我们可以扔掉,如愿意留下则属于我们 (Everything you find inside the house goes with the house).

正当我抱怨自己怎么没有儿子和老公的运气时,一个晚上在主卧洗手间,我看见妞妞正在玩一把脏兮兮的钥匙。我抢过钥匙,看了一眼,"这是开那个地方的钥匙,怎么没见过?"想从妞子那里套出情报一般要靠运气。我随手将钥匙放在了梳妆台上。

"会不会是开这个抽屉的呢?"自从我搬进来,梳妆台中间那个抽屉一直是锁着的, 也不知道钥匙在哪儿。不过,这老旧的桌子已被我列入第一要拆除的计划中。 我一试,果然工作,于是就手一拉,开了这个窄小紧涩的抽屉,随之我啊了一声: 散发着不尽诱人的香水气味,在灰白头发和潮湿粉尘的掺杂下,一格格分开摆放的,是大大小小足有二三十件的首饰! 有耳环,有项链,一件件拎出来堆满了小小的梳妆台一角。 发财了!

我细心地将满抽屉的脏乱宝物清理出来,分门别类。 等我用蘸有酒精和水的纱布反复擦拭了几遍后,一件件首饰开始焕发出原有的光彩。 优雅的珍珠铁石项链,粗厚的镀金项链和匹配的手链;设计简洁的耳珠和银光闪闪的长耳坠,以及用细如发丝的银丝裹绕而成的粗大手镯。。。不一而足。 我把耳环则逐个配对,用专门洗银器的洗液将表面和背后的耳针擦得铮亮,一对对摆放在黑丝绒首饰盒里。

收拾完了,正好当天下午要去北维参加半杯由东来子主讲的"魏晋风度"讲座,我就随手挑了一款珍珠项链和对应的耳环戴上,跟随勺家夫妇和毛毛雨上了路。 一路谈笑风生,话题不知不觉转到了我的惊喜发现上。 当我不无得意地向半勺展示脖子上的"战利品"时,很愉快地听到了她发出的由衷赞赏。 当她问我会不会交还给前房主时,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他们已经申明,凡是在房子里找到的东西全归我!" 本来嘛,转户之后,这里的一切因归我们所有。 何况我们还专门问过呢?

戴了几天项链,不知怎的,心里老有一种说不出口的失落感。 这时离我搬进来已为时几周了,前房主并未找上门来。我在想,要是我所有的珠宝全部消失,不出一天我就会发现,决不会这么安然自在。 老夫人要么健忘透顶,要么富可敌国。

儿子跟我从来都是心连心的。 这天他在我房间里仰头观赏一条绿色镶黄边的金属项链,这条有别致几何式样的项链被安置在玻璃展览架上最高处,优雅地垂挂在无首黑丝绒模特颈上,在灯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 "妈妈,我觉得你应该退还这些首饰。” 儿子对我说。"她如果问起来我就给她。"我回答道。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新居寻宝(下)

    新居寻宝(下)

    2016-06-22 19:11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