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留得枯荷听雨声 -----怀念恩师王谦五

来源:未知 阅读: 2017-09-05 19:56 我要评论

我的“闻言大惊”除了他对疾病的傲然态度外,恩师与“家”的关系也十分特别。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去装卸队看他,发现人并不在。这种情况之前很少发生,因为他一贯是以这里为家,平时吃住都和手下的装卸工呆在一起。这时有知情的工人告诉我,王师傅回家吃晚饭去了,用不多久就会回来。

果不其然,时钟还不到八点,恩师从外面返回。瞧见我在屋里等他,就不问自答地夸耀说:“我儿子在厂里跑供销,本事天大。这不,有关系单位给他送的肉,不用个人掏一个子。今晚上这是专门叫我回去啃排骨的。我这个当爹的也没客气,甩开腮帮子好一个解馋!”说到这他用手指着嘴巴周边继续现身说法:“没看到上面沾了多少油水,我还没来得及擦它呢!哈哈哈哈!”
“家里生活这么好,干嘛平时你不回去就餐,偏要和民工一个锅里磨勺子,净吃些粗茶淡饭,多不合口呀?”

我的这番话仿佛一下子浇灭了他刚才的高兴劲,磨叽了半天才嗫嚅道:“小林啊,你不知道,我自己的脾气自己最摸底。和老婆孩子都经常别别扭扭,更别提和儿媳妇能弄到一堆了。所以我才搬出来,自由!家里人也跟着清净。”

原来他对自己的脾性很有自知之明,之所以很少回去,正是为了给结婚后住在家里的儿子和媳妇腾地方,更为了维护家庭成员的安定团结。可现在他回家了,肯定这里面隐含的信息是凶多吉少。想到这我更急于前往一探究竟。但说来也令人难以置信,这么多年除了恩师到我家去之外,我都是到这里来看望他的。因此我并没有去过恩师家,所以不知道其住所的详细地址。现在情况突然发生了变故,让我一时抓了瞎,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只能带着碰运气的成分,继续侥幸地向这位大娘探询恩师家的详细住址。  

“市北区标山路五号三单元一零二户。”没想到对方回答得准确而又详尽,让我在感激的同时,不知为啥却联想到当年师爷邻里中那些个“明察秋毫”的老太太。或许眼前这位也曾经是运动中的积极分子,否则怎么会把一个外来人的情况这么如数家珍地报出来呢。看来中国的小脚老太太们给这个社会做出过独特的贡献,连我都受益于该群体。从这个意义上说她们不仅堪称“半边天”,还大有向另一半侵占的势头。

不过我已经顾不上更多的浮想联翩了,而是马上起身循着这个地址找过了去。当我最终来到恩师家楼前时才发现,原来两地距离隔着很近,走路也就十分钟就可以到达。但是它们仿佛又相距很远,那是一种心理的空间,盖源自于恩师的自尊和对儿女的厚爱。

我忐忑不安地敲响了房门,开门的是恩师的一个儿子。由于双方从未曾见过面,彼此并不认识,因此我先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然后被礼貌地让进屋里。从对方的反应看他是知道我的存在的,而我也本能地感觉到,想必他就是恩师嘴里 “本事天大”的那位公子。

恩师家住的套房是一字排开的三室穿堂结构,南中北各一间,大门开在中屋。为了采光的需要这间屋朝南的那面墙被装饰成玻璃的隔断,所以我进去后朝左一扭头,就清楚地看到了躺在南间一张单人床上的恩师。

此时恩师在疾病的折磨下已经瘦骨嶙峋、奄奄一息,整个人都完全脱相了。如果不是在这个特殊的场合相见,那是需要仔细分辨才敢确认他就是我的恩师的呀。

我隔着玻璃无比悲痛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半晌说不出话来,而昏睡中的病人显然并没有注意到家里头来人了。良久我才压低了声音问一直站在我旁边的恩师的儿子:“你父亲得的是什么病?怎么人一下子变成这个样子了?”

对方告诉我:“得的是晚期癌症,现在一切治疗已经无力回天了!”

我又问“老师怎么瘦成这样?”

回答:“已经快一个月不能吃东西了。”

“那为什么不送医院,或是请医生来给打打吊瓶补充营养呢?”

沉默,没有答案。



 
师爷王汝鹏



 
这时候我的目光落到了恩师从被子里露在外面的右手上。在视觉“特写“下,那曾经是怎样一只孔武有力的大手啊!即使现在人瘦得不成样子,但骨头是不会变化的。但见它青筋暴露、血管喷张,于皮包骨头中更突显出骨骼的粗大和无坚不摧。那是一只辛勤劳动了一生的手,是被最精粹的武术洗练和陶冶过的手,是凭此安身立命、养家糊口的手,是让许多心怀叵测的人闻风丧胆的手。

不知为什么在那一刻,我会将恩师吃排骨的这段往事对他儿子讲了出来,然后意味深长地说:“知道吗,老师在外面是以你们这些子女为自豪的!再看看父亲的这双大手,正是通过它养育成人了自己七个儿女。难道今天他老了,病了,咱七个人就不能对父亲尽到力所能及的临终关怀吗?!”说完我把随身带的不多的钱拿出来交给他们,耳提面命道:“拜托送老师去医院挂挂吊瓶,哪怕仅仅能够改善一下病人的营养情况也好嘛。再这样放在家里不采取进一步的措施的话,莫说有病,就是没病的人也会饿死的。”交代完了这些事之后,我才轻步走进南屋和病人见面。(十)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留得枯荷听雨声 ----怀念恩师王谦五

    留得枯荷听雨声 ----怀念恩师王谦五

    2017-08-29 15:07

  • 留得枯荷听雨声 ---- 怀念恩师王谦五

    留得枯荷听雨声 ---- 怀念恩师王谦五

    2017-08-22 18:25

  • 留得枯荷听雨声  怀念恩师王谦五

    留得枯荷听雨声 怀念恩师王谦五

    2017-08-15 18:54

  • 留得枯荷听雨声  怀念恩师王谦五

    留得枯荷听雨声 怀念恩师王谦五

    2017-08-09 20:36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