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微型小说: 何员外训虎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05-15 13:51 我要评论

各位看官,世事纷纭,闲来无事,涂鸦几笔,消磨时日。切莫对号入座。一笑而已!

话说共和一十七年,一场文灾,拆庙焚书,烧尽了各地记载家系祖辈的史料,因此这里要表的员外究竟姓何抑或姓吴,生于何朝何代,已经无从考证。此皆因吴地方音,何吴不分之故。在此姑且称其为何员外。地方口传的历史说此人自幼聪慧过人,过目成诵。七岁能诗,八岁善画,作文气势磅礴,如江河奔流,远近闻名。古人云,少时聪明大未必佳。虽说何员外少时才智盖世,学问包天。但为人放浪不羁,轻世傲物,因此科举不题,仕途阻塞。不得不落魄江湖,以字画为生。

话分两头。再说当地有一美女,生得十分标致:眉如春山,目横秋水,樊素之口,小蛮之腰,面似满月,山根不断,有旺夫之相。何员外与这美眉可谓郎才女貌。说来也奇,自打洞房花烛之日,鸾凤和鸣,家业渐渐地兴旺起来。先开了字画店,门庭若市。后又起当铺,日进斗金,继之以钱庄,钱如轮转,财源滚滚。不出几年积攒出万贯家产。正是无巧不成书。何员外幼时之狂妄症已经融于血液,化于基因了。随着事业日益鼎盛,何员外的内心也渐渐膨胀,他常时仰望天空,高呼:“余立山顶余为峰。”。有时他自言自语道:“山外有山,我为山。天外有天,我为天。世界虽大,无事我莫能成者。”他几乎夜夜做梦,梦见他能训虎,面对咆哮之虎,他轻拂衣袖,高喊三声:“打到老虎!打倒老虎!打倒老虎!”老虎就匍匐在地,紧闭双眼。




三十生日前一月,何员外谓其妻道:“悠悠人世,三十匆匆。子曰:三十而立。余今三十岁矣,已富甲天下。三十生日,当大庆一番。贤妻有何礼物相赠。”其妻道:“贱妾见短识浅,望相公明示。”何员外道:“余正当壮年,梦中常训虎,醒来总觉失落虚空,大不吉也。贤妻何不赠余一老虎,让余一展梦中之志,也可散家中晦气。”其妻道:“老虎乃百兽之王,凶猛无比,玩虎易丧命。妾万死不从。”员外道:“贤妻无忧。余已拜外兴安岭张生为师。张生者,北国训虎大师也,以训东北虎为业,名满天下。张大师不日即到,随带东北虎一只。贤妻勿怪。”其妻无语!

翌日,张大师携虎驾到,何员外盛宴款待。酒后,张大师即展其训虎技艺。张师对员外道:“训虎前需喂以肉食,虎饱则少兽性。此乃训师之第一要诀。”张师便让随从以上好猪肉饲之,待虎饱食后,张师便进入虎笼。但见张师轻挥衣袖,口中念念有词,那虎便乖乖地匍匐在地,闭着眼睛睡了。张师飞身跃上虎背,抚摸虎头,捋着虎须,那虎温顺如猫。何员外于是也学张师样,轻挥衣袖,口中念着梦中学来的“打倒老虎!”的咒语,骑在虎背上拍打,那虎还是温顺如猫。员外大喜,重赏张师。如此这般,一连数日。员外以为学业已精,张师辞别北上。

到了生日庆典之时,高朋满座,佳宾如云。员外置酒百桌。席间大谈特谈其梦中训虎到拜师学艺之经过。他侃侃而谈,娓娓道来,对众来宾道:“虎为百兽之王。然人乃万物之灵长。人当为王中之王。余轻挥衣袖,老虎便温顺如猫。”众人鼓掌喝彩。随即,员外大展其训虎技艺,以谢众宾客捧场之劳。员外先是让佣工喂虎以肉食,待虎饱食后,员外便进入虎笼。学张师样,轻挥衣袖,念了几句“打倒老虎”的咒语,那虎便乖乖地趴在地上,闭起眼睛。这时,员外飞身跃上了虎背。然事出望外,老虎被惊醒了,腾空而起,将员外从虎背上颠下,猛地转身,一口咬断了何员外的脖子。顿时,血流满地,一命归天。

各位看官,你道为何张师在时老虎如此温顺而这次却成意外?那张师其实就是一位迷魂药大师。张师子承父业,原本以卖迷魂药为生。后发现训虎能发横财,便将迷魂药用于训虎。他每次在喂虎的肉食中加了适量的药。何员外不懂这其中的奥秘,自以为学到了精髓,由此酿成惨剧。可恨可悲!后人有诗叹曰:

瞬间殒命见阎罗。万座金山又奈何。
不识虎王真面目,后人百代诵哀歌。
2019年5月10日于新泽西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经典微小说:《金项链》,看哭所有人...

    经典微小说:《金项链》,看哭所有人...

    2019-05-05 12:26

  • 18个年度最佳微小说

    18个年度最佳微小说

    2019-03-23 23:08

  • 孤 琴 第二辑:旧书重读似春潮 德莱塞的短篇小说艺术(下)

    孤 琴 第二辑:旧书重读似春潮 德莱塞的短篇小说艺术(下)

    2019-03-16 21:54

  • 冯骥才沉淀30年重返小说: 《单筒望远镜》再续“怪世奇谈”

    冯骥才沉淀30年重返小说: 《单筒望远镜》再续“怪世奇谈”

    2019-01-05 20:40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