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孤 琴 第三辑:忍看朋辈成新鬼 狗叛徒(下)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05-15 13:54 我要评论

六八年夏,「牛鬼大队」成立,集中「清理阶级队伍」,白天劳改,晚间接受批斗,交代罪行。大队长姓王,化学系助教,身份是「摘帽右派」(后来证明他根本没戴过「帽子」,受到「宽大处理」)。老吴荣任副大队长,他执行「革命小将」下达的任务一丝不苟,由此不难想见他当年党性之强。「牛鬼队」有这么一位一九二二年的老党员当领导,我感到十分荣幸,又十分滑稽。



这位老布尔什维克一再痛骂自己,数十年来对当年脱离革命的罪行毫无认识,一直轻描淡写,认为是「失去组织联系」。感谢这场触及灵魂的大革命」,他才认清自己的「狗叛徒」的丑恶面目,从他历次交代中,我从未听到他提过任何叛党罪行,他却一口一个「狗叛徒」。每逢有人来「牛棚」内查外调,问他是何政治身份,我都可听到他毫不含糊地回答﹕「狗叛徒」!每填表格,他也照抄不误。他发誓「在灵魂深处闹革命,脱胎换骨」,否则将来有何面目去见马克思。

劳改队里偷懒耍滑的大有人在,老吴可总是身先士卒`,手脚不停。我在北大荒服过三年苦役,劳动有基础,是劳改队的当然主要劳动力。这位皓首书生,怎能顶得住这无止无休的劳改呢?眼看这老人衣衫褴褛,光脚穿一双支离破碎的塑料凉鞋,容颜枯槁,腿脚却浮肿了。我在劳改营患过浮肿,差点儿送了命,怎能袖手旁观?经我再三敦促,他才跑了一趟校医室,校医给他开了一盒维生素乙1针剂,也不知费了我多少唇舌,他才断断续续勉强做完了规定的疗程。这位老布尔什维克活像一个苦行僧,他的灵魂深处到底闹着甚么样的革命呢?

六八年十二月,安大三千师生,响应「伟大领袖」的「最新最高指示」,徒步长征三百里,前往霸王别姬的和县乌江镇,到贫下中农中去「搞教育革命」。老弱病残按规定可搭乘校车,老吴浮肿新愈,却坚持跟大队步行。我走在他后面,一路看着他背包上贴的毛主席语录﹕「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必须剥去。」老吴是毛泽东思想学习标兵,他选这一条语录必有他的道理。他是夫子自道呢,还是「意在沛公」?一天下来,老吴显然筋疲力尽。晚间红卫兵组织全系十几名「牛鬼」学习,谈长征的心得体会。

老吴带头发言﹕「这次长征虽然与当年红军长征不可同日而语。但对我大有好处,对思想改造大有好处。不过,坦白说,我筋疲力尽了,脚底也长了几个泡。到底年纪不饶人啊。」
红卫兵问他﹕「你觉得明天还能继续走吗?」
老吴吞吞吐吐地说﹕「我可以试试看……」

没等他把话说完,红卫兵抢白说﹕「你不用试试看,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你当我们是甚么人?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对你们牛鬼,我们也按革命人道主义办事嘛。明早再看吧。」

第二天开拔之前,红卫兵到场,老吴奉命爬上校车。当晚,在下一站过夜,红卫兵又来监督我们学习。
    「你现在感觉怎样?」 红卫兵问老吴。
    「好多啦。我衷心感激毛主席和红卫兵小将对我如此宽大。我一定加倍努力,改造思想。」老吴满脸堆笑说。
    「很好嘛。你明天能走吗?」红卫兵问他。
    「我很愿意走。不过,我脚上的泡……」老吴说。
    「那么你还想搭校车吗?」红卫兵又问他。
    「要是红卫兵小将批准……」老吴陪着笑脸答道。
    「你舒舒服服坐了一天校车,还想再享一天的福,」红卫兵声色俱厉地说。
   「甚么『感谢党的宽大』,甚么『加强思想改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想糊弄谁啊?你别倚老卖老,得寸进尺!好好反省一下,明早交份检讨。」

当晚,在我们借宿的小县城中学礼堂讲台上,老吴戴上老花眼镜,在暗淡的灯光下写了检讨。随后三天,这位年已古稀的老党员一瘸一拐地跟大队一直走到乌江。

半年后,「清理阶级队伍」进入「落实政策」阶段,老吴的政治结论仍是「与组织失去联系」,不存在「狗叛徒」问题。但因全省取消临时工,老吴只得遣返九江原籍,先回安大办理各种手续。我的妻子儿女,作为「牛鬼」家属,下放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本人继续关「牛棚」,接受审查。时隔不久,滞留安大的女儿突患急症住院,妻子从下放的小村子赶回安大,住进招待所。对门住的正是吴老夫妇,他们还在办理回乡手续哩。彼此劫后重逢,同病相怜,分外亲热。妻子已是农村户口,一切城市供应无从问津,日常生活所需多倚仗吴老夫妇。后来听说他们就回了九江原籍,也不通音问,但「狗叛徒」的枯槁身影仍不时在我眼前浮现。我多么希望有朝一日和他重聚一堂,听听这位老布尔什维克的心声。

十年后,我已初步「落实政策」,在芜湖安徽师范大学任教。七九年暑假期间,江西省教育局在庐山为中学英语教师举办暑期英语讲习班,我和另外三位老教师应约前往任教。妻子和我马上想起吴老夫妇,急忙向安大熟人一打听,才知道吴老不但健在,而且目前负责管理庐山植物园图书馆,真是大喜过望。如能和吴老一道「登高壮观天地间」,再探一探这位剥去「狗叛徒」伪装的老革命的心路历程,我将不虚此行了。

我们在山上的住处离植物园不远,星期天上午信步闲逛,一路观看山景,不知不觉就到了植物园。古书参天,绿荫蔽日,好一个修行养性的所在!十年阔别,我和妻子见到吴老夫妇,真是恍若隔世。吴老依然瘦骨嶙峋,须发全白,但双目炯炯,眉宇之间仿佛有一股超凡脱俗之气。他兴冲冲地带领我们参观各种奇花异草,逐一介绍,如数家珍。那一份步履轻捷,谈笑风生,哪里像劫后余生、年逾八旬的老翁!

回到图书馆,我们浏览了一下藏书。有关植物的各种书刊琳琅满目,有一排书架上却罗列着线装的诗词古籍,我感到十分诧异。吴师母仿佛猜到了我的心思,笑着说﹕「这些都是老吴一辈子存下的,文革时居然没遭殃,我也没舍得当废纸卖掉。现在统统捐赠给图书馆,也算叶落归根吧。」语气之中仿佛有点了却前缘的味道,我感到几分宽慰,也不免有点黯然神伤。我正不知道说点甚么,一抬头,看到墙上挂着一张条幅,没有装裱过,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气,是吴老用他那一笔不苟的颜体写的十四个大字﹕

往事如烟俱忘却
心底无私天地宽

那是「十年浩劫」期间,另一位老布尔什维克被迫害致死的诀别诗。我心底一亮,啊!老吴果真脱胎换骨啦!我也毋庸赘问他的如烟往事、心路历程。那些他读破的千百卷诗词古籍和一架架的植物书志相得益彰,他那仙风道骨也和庐山的苍松翠柏融为一体了。

(二十)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莫让历史付尘烟  (第三节上) 

    莫让历史付尘烟  (第三节上) 

    2019-05-15 13:46

  • 孤 琴 第三辑:忍看朋辈成新鬼 教授原来是草包(下)

    孤 琴 第三辑:忍看朋辈成新鬼 教授原来是草包(下)

    2019-05-08 13:41

  • 孤 琴 第三辑:忍看朋辈成新鬼 怀念燕卜逊(下)

    孤 琴 第三辑:忍看朋辈成新鬼 怀念燕卜逊(下)

    2019-05-04 21:55

  • 孤 琴 第三辑:忍看朋辈成新鬼 怀念燕卜逊

    孤 琴 第三辑:忍看朋辈成新鬼 怀念燕卜逊

    2019-04-24 16:02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